首页 | 资讯中心 | 供求商机 | 产品展示 | 企业黄页 | 批发商城 | 美容时尚 | 化妆品招商 | 人物 | 人才 | 展会 | 下载 | 问答 | 圈子 | 专题 | 图库 | 论坛 | 空间


当前位置:中国化妆品网 >> 资讯中心 >> 营销管理 >> 行业榜样 >> 浏览资讯

宝洁亚洲女高管访谈录

Zghzp.com 中国化妆品网 2010-1-27 14:44:35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我要评论

  创办于1837年的宝洁公司,从一家经营肥皂和蜡烛的简陋家族式企业起步,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品公司。

  宝洁公司的总部至今仍在美国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它目前在80多个国家雇有13.5万名员工,其产品线从个人护理到家居清洁产品到洗涤剂以及一次性尿布,等等。在最近的这个财政年度,宝洁在全球180个国家的总销售额超过了790亿美元。

  宝洁公司自1935年进入菲律宾以来,它已扩展到亚洲和澳洲的36个市场,其工厂遍及菲律宾、澳大利亚、中国大陆、香港、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新加坡、台湾、泰国和越南。

  Joanne Crewes科丽维丝(Joanne Crewes)是宝洁公司驻新加坡的副总裁,她负责全球范围内的SK-II女性高档护肤产品线,并负责宝洁公司在亚太地区(除大中华区之外)的整个美容产品系列。

  她是宝洁公司内部提拔政策的受益者。科丽维丝从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获得市场营销和商业法学士学位后,就加入了澳大利亚的宝洁公司。1988年,20岁的她从负责新洗发水上市的品牌助理做起,之后在澳大利亚和亚太地区担任过各种职位,一路升迁。

  宝洁的美容产品在2000年至2005年间在东南亚市场的增长培增,科丽维丝功不可没。如今,41岁的她是宝洁公司在亚洲的女性高管之一,其他女性高管还有亚洲区总裁戴碧涵(Deb Henretta)和大中国区总裁李佳怡(Daniela Riccardi)。

  《华尔街日报》(以下简称WSJ)记者Costas Paris在新加坡采访了科丽维丝。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内容。

  WSJ:你第一份工作是什么?你从中感悟最深的是什么?

  科丽维丝:我眼下的这份工作可以说就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尽管我必须承认,当初我加入宝洁的时候只是想像很多澳大利亚人那样,工作一两年赚够钱,去欧洲旅行一年。

  改变我想法的是,在我的第一个项目上,公司给了我的很大的责任。我被指派为品牌助理,在澳大利亚推出飘柔二合一洗发水。当时我是直接向营销总监汇报的,他是一名职位高于我二个级别的外籍人士。他鼓励我尽可能多地担负起项目的责任和领导工作。

  那时我最大的心得是,要找出你擅长的方面并去付诸行动,然后找一些可以帮助自己的专家。幸运的是,在宝洁有许多专家。

  WSJ:谁给了你最好的商业方面的建议?

  科丽维丝:宝洁公司现任董事长雷富礼(A.G. Lafle)曾毫不含糊地告诉我们,无论我们做什么,都应该始终以消费者为中心。我们工作不仅是让我们的顶头上司或CEO满意,而是要努力确保我们的品牌让消费者满意并赢得他们的信任。

  这一指点还有助于我们开发新产品来满足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潘婷防脱发洗发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听那里的妇女抱怨她们的脱发[过度掉发]问题。那时我们在全世界还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在我们全球产品线中也还没有这样的头发护理产品。我们于2004年在亚洲推出了防脱发的洗发水和护发素。这种产品目前在东盟国家和印度的头发护理产品中已占到15%以上。

  WSJ:回顾你当初职业生涯起步的时候,你希望那时候你就该明白哪个管理原则?

  科丽维丝:我希望那时候我就知道老板想帮助我的工作,而不仅仅是监督我的工作。在我最初15年的工作中,我曾以为管理层期望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平。当我明白了管理层也想帮你贡献力量的时候,我的工作计划更扎实而我的压力也降低了。

  WSJ:每位新员工应该知道什么?

  科丽维丝:新员工应该知道,他们从第一天开始就有能力作出巨大贡献。通常,新员工在会议上静静地坐着,或认为他们是来学习和观察的。我希望每个新员工都对他们掌握的市场或消费者知识充满信心,并自信地发表对消费者思维和宣传教育的新颍看法。

  WSJ:你有最喜欢的商业书籍吗?

  科丽维丝:我没有最喜欢的商业书籍,但我的整个书架都是关于企业和组织管理的书籍。现在我正在读一本写凯歌香槟(Veuve Clicquot)的书(《寡妇香槟:一个香槟帝国和一位掌控它的妇女的故事》,作者Tilar J. Mazzeo]。

  这本书写的是Barbe-Nicole Clicquot Ponsardin的故事,成了寡妇的她几乎单枪匹马地把凯歌香槟发展成今天这样的品牌。这本书还介绍了法国香槟行业是如何由众多的妇女和鳏夫们通过他们的创新、聪明的冒险和毅力发展起来的。

  WSJ:在你的行业中,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有所差异吗?

  科丽维丝:在护肤品和化妆品行业里工作,我察觉到两个差别。第一个是,在较发达的亚洲市场的妇女们,相比西方国家,她们往往在早晨、中午和晚上的美容过程要采取更多的步骤。在欠发达的亚洲市场,妇女们对便宜低档的大瓶装的产品有更多的需求。

  WSJ:你是否曾感到让公司或同事失望呢?如果有,能举个例子吗?

  科丽维丝:我认为我在工作上是个果断、将原则的人。不过,如果有些复杂的事只有我能够或应该由我做出决定,而我却推诿给了公司,那我就觉得对不起团队了。我努力保证每一次交流或会议都会带来明确的决定。

  WSJ:你遇到过坏上司吗?

  科丽维丝:没有,当然我遇到过要求很严的老板。好就好在,如果你在宝洁对业务和公司作出了贡献,你就会得到提升。所以,在充满挑战的时期,我总是明白我的经理把我和公司的利益放在心上并希望我尽我所能。因为人们有不同的工作作风,时有分歧,关键在于沟通,并在问题升级之前就解决它们。

  WSJ:你会建议想在你所处的领域开始职业生涯的人去读商学院吗?

  科丽维丝:虽然正规教育对于培养分析能力和获取知识和技能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但没有任何事可以替代实践经验,尤其是在培养领导人方面。在宝洁公司,我们坚信从内部培养人才的策略。



更多


相关资讯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






关于我们 | 营销服务 | 栏目推广 | 高级会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会员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