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供求商机 | 产品展示 | 企业黄页 | 批发商城 | 美容时尚 | 化妆品招商 | 人物 | 人才 | 展会 | 下载 | 圈子 | 专题 | 图库 | 论坛 | 空间


当前位置:中国化妆品网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 企业看台 >> 浏览资讯

上海家化巨震: 平安如何出下一张牌?

Zghzp.com 中国化妆品网 2016-12-3 19:47:1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要评论

无论谁接棒董事长之职,上海家化的现状对后继者来说都是重大考验。而此前谢文坚团队曾为上海家化制定到2018年实现120亿元销售规模的总目标或成为泡影。对比行业数据来看,5年实现120亿元,这意味着,上海家化每年的复合增长率要达到23%,几乎超过整个市场增长率一倍。

  对于请来张东方,上海家化前总经理王茁则坦言,这是平安公司一个负责任、欲作为的决定。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不管谁做董事长,摆在接任者面前的是上海家化不断下滑的业绩,渠道变革的压力、品牌老化的困境等问题。

  自平安入主以来,上海家化从来不缺少话题。近日,因上海家化董事长谢文坚辞职及前任董事长葛文耀发长微博对其进行举报并要求离任审计,让百年老店上海家化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11月28日,葛文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谢文坚在任三年期间掏空上海家化,并用洪荒之力花钱,破坏上海家化公司治理等;谢文坚在11月28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则称葛文耀此举已经超出底线,将以法律来维护名誉。

  在双方隔空“对战”的同时,随着谢文坚及另一董事的辞职,上海家化迎来了新的人事变动,原维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张东方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11月10日刚获深圳证监会批复任命为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宋成立,与张东方同被提名为上海家化董事候选人。

  业界推测上海家化新董事长或在张东方与宋成立之间产生,但最终人选需由12月12日召开的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确定张、宋的董事身份后,再由董事会选举出董事长。

  对于请来张东方,上海家化前总经理王茁则坦言,这是平安公司一个负责任、欲作为的决定。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不管谁做董事长,摆在接任者面前的是上海家化不断下滑的业绩,渠道变革的压力、品牌老化的困境等问题。据一位接近上海家化高层的人士称,现在上海家化强调民族品牌文化积淀,未来战略也或将进行相关调整。

  “突然”离职

  11月25日晚间,上海家化公告称公司收到董事长谢文坚的辞职报告。谢文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委员、首席执行官、总经理等相关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当日,上海家化公司董事韩敏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上海家化称,鉴于新任董事长的选举工作尚需经过相应的法定程序,根经公司董事共同推举,在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前,推选公司董事刘东担任公司代理董事长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直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为止。

  而因为谢文坚、韩敏的辞职,11月25日下午上海家化股票紧急停牌。在其停牌前,上海家化股票曾一度大涨逾3个点。

  有接近上海家化高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谢的辞职公告有些突然。2015年年报显示,谢文坚董事长、总经理任期为2015年12月15日至2018年12月15日。“谢文坚2013年11月15日当选上海家化总经理一职,该职务合同任期三年。业内流传平安此前在2015年底就在寻找合适的接替人选,但一直未找到,所以董事会当时就选择了谢文坚。”

  12月1日,上海家化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决定提名张东方、宋成立为董事候选人,任期至第六届董事会届满时止。

  资料显示,张东方曾任芬美意集团高级管理职务(包括北亚日化香精副总裁及大中华董事总经理等)、维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3331)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

  在上海家化公告中提到,张东方拥有丰富的国际与国内企业管理经验, 具有二十多年快消品行业经验,熟悉家居护理、个人护理以及化妆品行业。包括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在内的业内人士亦认为,张东方丰富的经历或有助于上海家化的发展。

  宋成立则是高级经济师,曾任中国平安财产保险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现任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值得注意的是,宋的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任职资格刚由深圳银监局于11月10日批复。

  “可以看得出平安对于人选方面准备得比较充分,而尽管谢近几个月也在为自己的下一个去处进行谋划,当日谢的辞职还是有些突然,一般离职都会提前通知的,看当天情况,谢没有意料到。”前述接近上海家化高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对于未来的去向问题,11月28日,谢文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正在与张东方进行工作交接,具体去向目前还未确定。

  不过,平安是否会对谢进行离任审计,目前并没有任何公开消息。

  至于董事长一职的人选,上海家化表示或要在12月12日股东大会之后才能知晓。在业界看来,张与宋的可能性都有,但在权力分配上肯定会进行把控,不会像此前谢文坚一样身兼数个要职。

  对于此次上海家化换帅,中金公司分析认为,上海家化再度易帅或将导致内部业务结构调整与人事调整,随之带来的短期盈利不达预期,考虑到目前股价已与平安入股成本接近,以及市场对新任 CEO 的乐观期望,依然维持推荐评级。而国泰君安则认为,此次高层人事变动,显示公司在经营变革上的决心。

  国泰君安发布研报认为,上海家化此前战略规划的“120亿元销售目标”、员工股权激励等均与当前发展状况有所偏离,亟待更加实际的发展规划。此番高层变动,后续张东方上任熟悉工作后,相关调整值得期待。

  举报与反驳

  11月25日,在公告谢文坚辞职的同时,上海家化官网发布了《张东方接任上海家化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的消息,其中提到:谢文坚于2013年11月出任上海家化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等职务。任职3年间,谢文坚进一步完善了家化的公司治理,制定了家化新阶段发展战略,在产品研发创新、供应链优化、渠道拓展等方面做了变革,为家化下一阶段的转型发展奠定了良好的业务基础。上海家化董事会对谢文坚为上海家化的发展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

  不过,在谢文坚提出辞职后,11月28日凌晨4点54分,上海家化原董事长葛文耀发微博称,谢文坚用3年时间掏空上市公司上海家化,并列举了谢文坚在上海家化的“罪行”:用洪荒之力花钱、每年出国10余次、报销大量私人费用,以及投资工厂、办公室,破坏了家化的公司治理等,其决定以个人名义进行举报。

  葛文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其在任期间超过40万元的费用都必须进行审计,而谢使用的费用远远高于此,但都不曾进行审计;谢在位期间,大幅扩员,葛在期间上海家化员工1200人,而谢则激增1100人,人员达到2300多人,但都是人浮于事。

  在葛文耀看来,上海家化之前可能隐瞒了存货的问题,未来或可能有大幅度的存货(坏货)计提。根据上海家化近日发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1-9月上海家化归属母公司净利润4.33亿元,同时预计2016年度净利润将出现80%至90%的同比下降。而2015年公司净利润22.09亿元。如此计算,预计2016年的利润在2亿至4亿元,2016年4季度公司可能不赚钱甚至亏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就此问题对上海家化提出书面采访,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应。

  对于葛文耀的举报,谢文坚在11月28日上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葛文耀年纪大了,随他说去;28日中午则表示仔细阅读了葛微博,指出葛已经越过了他的底线,会用法律来维护自身名誉,并表示上海家化是上市公司,一切公开透明,所有的事都是按照公司程序来的。

  葛文耀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律师出身,非常清楚自己的言论安全边际,作为前任上海家化董事长提出要求对谢文坚进行离任审计是合理的建议。

  业内猜测,谢文坚的离职与上海家化近几年直线下滑的业绩有很大关系。2014年上海家化实现净利润8.98亿元,同比增长12.22%。2015年虽然净利润高达22.09亿元,但剔除出售天江药业的投资收益,扣非后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上一年同期相比下降6.38%。这是上海家化11年来净利润首次下滑。

  此后,上海家化并未止住业绩下滑的步伐。2016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同比下降7.14%;净利润4.33亿元,同比大降45.17%。

  从最新的报表中可见更多让市场担忧的数据,例如,前三季度销售费用增加4.7%至38.7%,管理费用增加1.8%至10.5%。此外,存货也较年初增加0.06亿至6.83亿元。

  接任者难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谁接棒董事长,摆在接任者面前首要解决的问题是难堪的业绩。

  对业绩疲弱的原因,上海家化将之归结于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及市场竞争加剧,公司的主销渠道百货和商超仍然面临较大的市场压力。

  不过,日化行业观察员赵向晖并不完全认同这个解释,他认为传统百货的压力是日化品面对的共同难题,单一地将原因归结于渠道压力并不合适。主品牌佰草集在近年换汤不换药地主打“草本植物”、“汉方”概念,实际上已经出现了品牌老化的迹象。上海家化2015年年报引用的中怡康市场研究公司数据显示,2015年佰草集的市场份额为2.8%,同比下降0.2%。

  与此同时,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佰草集等产品在市场上常出现断货,因此前去葛化而关闭了吴江工厂,却没有更好的替代解决方案。之前吴江厂加工的产品约占家化的42%,是成熟的供应商,同时吴江厂可控、又能保证成本足够低、质量稳定,是家化供应链的一大亮点。

  除了主品牌不振外,上海家化旗下的多个品牌也表现不佳。在谢文坚在任期间,上海家化明确了“5+1”品牌矩阵。即大力发展超级品牌六神和佰草集,主力品牌高夫和美加净,新兴品牌启初,差异化品牌家安。其他诸如茶颜、玉泽,包括葛文耀格外重视的双妹品牌,都暂停了市场投入。

  实际上,目前上海家化除了供应链、品牌战略、团队等方面都出现较大震荡外,还有在研发上。多位本土化妆品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海家化此前一直能在国产品牌走前列,甚至与外资品牌抗衡,除了是百年品牌积淀外,更重要的是研发能力。而上海家化“国宝”级科研负责人李慧良离职是对家化的又一重创,其空缺后继乏人。

  无论谁接棒董事长之职,上海家化的现状对后继者来说都是重大考验。而此前谢文坚团队曾为上海家化制定到2018年实现120亿元销售规模的总目标或成为泡影。对比行业数据来看,5年实现120亿元,这意味着,上海家化每年的复合增长率要达到23%,几乎超过整个市场增长率一倍。

  对于谢文坚离职后,上海家化是否会调整这一目标,上海家化并未做回应。

  12月1日,张东方在给内部员工的一封信中指出,目前公司的各项业务和经营一切正常,这也充分体现出家化是一家拥有成熟业务机制的现代企业,它深厚的业务根基和文化底蕴不会被轻易动摇。

  其中,还提到渠道结构、产品研发、供应链等方面问题,列数了上海家化佰草集、美加净、六神等多个品牌优势,并指出还拥有启初、家安、双妹、一花一木、玉泽、茶颜等定位清晰的优秀品牌,共同组成了丰富完整的品牌矩阵。

  这或许将重新启动葛在任期间的多元化发展方向。在葛文耀看来,品牌细分化、多元化还可规避企业在激烈市场竞争中因品牌和渠道单一而产生的经营风险压力。细分化、多品牌战略是上海家化与跨国企业竞争、进一步拉开与其他本土企业之间的差距的重要基础,也是打造超级品牌的基础。

  前述接近上海家化高层人士指出,现在的张东方虽然有着丰富的快消行业从业经验,但化妆品行业有其自身的特殊性,未来上海家化业绩如何,还待时间证明。

  在上海家化前总经理王茁则看来,张东方的加入,是平安公司一个负责任、欲作为的决定。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上海家化的管理输入新鲜血液将有助于其发展,但最后或许还要看平安的动作,不仅是未来上海家化产品战略规划,还有对上海家化资产的规划等。


  平浦投资(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平安)于2011年11月18日披露的《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涉及上海家化的承诺,在本次股权转让后,平浦投资持有的家化集团实际控制权 5 年内不得转让,且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5 年内不得发生变更。

  眼下5年期已经到,对此平安并未对外发表任何言论。

  不过,上海家化11月29日晚发布公告,自10月28日首次增持之日起,截至11月29日,公司控股股东家化集团一致行动人平安人寿已累计增持公司1346.79万股股份,累计增持比例为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2% 。

  而在2015年8月5日,上海家化公告称,本公司及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谭登平、无锡国联卓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与中国中药于 2014 年 12 月 31 日签订《关于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本公司拟向中国中药出售本公司持有的天江药业 23.8378%股权。

  上海家化出售的原因是,天江药业作为一家专营配方颗粒的中药企业,与上海家化的日化主营业务相关性不大。而事实上,上海家化2002年投资的天江药业一直是上海家化利润的重要贡献者。2013年中报显示,天江药业占上海家化上市公司净利润比重的12.38%。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






关于我们 | 营销服务 | 栏目推广 | 高级会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会员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