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供求商机 | 产品展示 | 企业黄页 | 批发商城 | 美容时尚 | 化妆品招商 | 人物 | 人才 | 展会 | 下载 | 圈子 | 专题 | 图库 | 论坛 | 空间


当前位置:中国化妆品网 >> 资讯中心 >> 产业市场 >> 日化洗涤 >> 浏览资讯

平安系入主五年后上海家化业绩下滑 谢文坚能力遭质疑

Zghzp.com 中国化妆品网 2016-11-14 8:55:17 来源:新金融观察 我要评论

  节点
  
  提及上海家化,Wade的开场白是“可惜了”,外加一声轻叹。他在快消行业奋战多年,如今致力于公司组织与人才发展的研究。
  
  作为上海人,他对上海家化有深厚的感情,但其如今的表现并不比上海其他日化企业优秀,“进攻性不够,在上海的日化圈儿里,就上海家化、韩束以及伽蓝而言,后两者早就不把上海家化作为‘对手’了。”Wade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重要的是,当下的这个节点——平安系入主上海家化已满五年。
  
  彼时的2011年11月7日,上海家化董事长葛文耀正因此而充满期待,一定程度上,他认为有了平安系的上海家化会有更好的未来。
  
  然而,故事的发展大多都不如预期的那般。这五年里,葛文耀、王茁先后出局,至于“未来”,上海家化在发布今年三季报的同时,对其2016年的业绩作了“预期”。
  
  公告显示,前三季度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42.87亿元,同比下降7.14%;实现净利润4.33亿元,同比下滑45.17%。
  
  这一纸公告带来的是业内的一片哗然。葛文耀也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这“等于提前预告四季度的业绩为零,甚至亏2亿元;不要拿天江药业一次性收益做掩护,2013年上海家化有8亿元经常性收益,还有1.7亿股权激励成本,以此为基数,才三年,破坏力了得。”
  
  上海家化方面在给新金融观察记者的回复中表示,应预计公司2016年度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下降50%以上,故公司在三季报中发布了全年业绩预测,该等预测是公司在考虑了当前外部环境与销售趋势的基础上所作出的审慎判断,并表示,“2016年不再包含出售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相关净利润,因此全年业绩与去年相比有一定差异。”
  
  质疑
  
  事实上,质疑一直伴随着以谢文坚为首的平安系。
  
  今年8月,上海家化半年报发布。这是上海家化近五年中报中,营收、利润首度同时出现负增长。与此同时,上海家化打算付出超1亿元“代价”来冠名“双11”晚会。
  
  “双11晚会作为全球XX的超级IP,同时符合公司品牌年轻化和全渠道营销两大发展方向。在手机淘宝60%以上的用户年龄层在30岁以下的年轻化大背景下……”在上海家化方面看来,这场冠名“超值”。
  
  可糟糕的是,花钱的时机恰好撞上了上海家化预计2016年业绩的窗口。
  
  备受质疑的,还有上海家化现任董事长谢文坚的能力。
  
  “平安确实找错了人。”葛文耀在微博中表达得更为直接。核心观点是,当时家化的业务基础那么好,憨徒来当领导也不会坏得那么快。
  
  对此,上海家化方面选“不予置评”。
  
  一同被质疑的还有葛文耀,外界对其屡屡点评上海家化的业务也多有疑虑。面对新金融观察记者有关其点评“初心”的疑问,葛文耀12日再次以微博的方式回应。
  
  其核心观点是,“假如平安找的不是谢,假如家化的业务没被破坏得这么快,这么厉害;力主家化改制、引入战略投资者是我,与大股东没处理好关系,辞职放弃家化也是我,所以我有义务,有责任也有权利;也可以说我放不下家化,也放得下家化,所以我的许多点评,说明我太了解家化,股东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偏见……”
  
  微博还披露了上海家化近年来所面临的严重内耗,只是有关如何挽救上海家化以及其他具体问题,葛文耀并没有给出回应。
  
  错过
  
  “内外交困”,是Wade对上海家化现阶段际遇的描述。在他看来,如果上海家化董事长依旧是葛文耀,从大概率上来说,“至少比现在好。”
  
  “企业发展的阶段不同,领导人因个人因素起到的作用也会不同。尤其是近几年电商的崛起、自贸区的扩容和跨境电商的便利,无法看出葛文耀或者王茁比谢文坚能做出更有效的战略调整。XX葛文耀或者王茁比谢文坚有优势的地方是熟悉行业,和团队、企业不需要过多的了解和融合。”对此,日化专家彭儒霖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各种努力,但业绩依旧不好,缘于上海家化“错过了时机”。这是Wade和彭儒霖较为一致的观点。
  
  彭分析认为,上海家化管理层的更替让企业在发展中存在一个真空期,企业研发和销售,尤其是在电商、个人护理店、日化专卖店等渠道没有有效跟进,失去绝佳的发展机会;上海家化和中国平安的文化融合和派系斗争都影响企业的发展和业绩;企业产品的更新迭代,需要时间和决策;谢文坚的空降,对行业、平安、家化、团队和市场方面都需要深入了解,错过了一些发展机会。
  
  即便如此,上海家化目前并没有放弃2018年实现“营收120亿”的打算。其在回复中强调,目前的市场环境与2014年相比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因此这个目标非常具有挑战性。
  
  在彭儒霖看来,上海家化已经度过了最痛苦的阶段。平安系“慢爬”增持和家化集团的并购传闻,都足以给上海家化的未来带来更多想象空间。
  
  只是,上海家化到底行不行的疑虑依旧存在,但愿葛文耀的“再不改变,家化真的没救了”不会一语成谶。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






关于我们 | 营销服务 | 栏目推广 | 高级会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会员注册